首页>美术热门资讯>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沙海魔怪2发表于2019-07-16 11:20

  《角斗》《走近阳光》《大地》《父子情》《奔》《朝阳》《羊群》《吉象》《珠穆朗玛》……一幅幅作品有造型粗犷的、有刀法豪放的、也有线条柔美的,这是近日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在虞定良大师工作室展厅里看到的一景,气势不凡的展厅给人以全新的审美体验。

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人物名片:

  虞定良,1950年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木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乐清分院院长。他先后从事过石雕、木雕、牙雕、根雕,技术全面,擅长动物雕刻。被评为“全国优秀工艺美术专业人员”称号,受到了国家轻工部的表彰,并得到了多位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家庭熏陶子承父业

  “我的老家是翁垟塘下村,三四岁时,随着父母来到了柳市,因为当时父母在柳市黄杨木雕厂上班。”看着展厅里一幅幅作品,虞定良先生回想起儿时的一幕幕。

  虞定良说,小时候,看到黄杨木雕厂里的叔叔阿姨们,个个忙着手头的事,他就漫步在一个个泥塑作品间,有时蹲下来细细观察,感觉这些作品似乎会“说话”。之后,每当学校放学,他就跑到厂里,悄悄地拿了些泥巴,一个人学着捏起来。时间久了,他发现捏的泥塑越来越像,好多大师傅的作品被他都模仿过了,他就开始找书看,模仿书里的动物,又一个个捏起来。

  小学毕业后,他就跟随父亲(原浙江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虞明华先生)学艺,并进入当时的乐清县白象石雕厂学习石雕。1969年,他的哥哥(虞金顺)去当兵了,他就“顶替”哥哥进入了柳市黄杨木雕厂正式上班。

  因为喜欢,虞定良白天上班,晚上还悄悄地躲在一间民房楼角“做私工”。凭着多年锻炼出来的石雕、木雕技艺,他雕出来的产品深得消费者喜欢。一些永嘉、洞头的供销员也都找过来了,他们说,他的产品在上海、北京等友谊商店或华侨商店是供不应求。

  一次,永嘉的一位供销员在发货时,被有关部门查获,只知道这批产品是柳市一位师傅做的,但不知具体的名字。柳市黄杨木雕厂里的师傅们也知道了此事,大家悄悄议论,这些产品雕工到位、技艺娴熟,肯定出自一位名家之手。虞定良不敢认,心里既焦急又开心。焦急的是这批货被扣了又不好去说,开心的是大家都认为是名家作品。

  几年之后,虞定良因工作需要,被调到了象牙车间工作。因为技艺的精通,无论到哪里,他都受到了师傅的青睐。几年间,他先后从事过石雕、木雕、牙雕、根雕,技术得到了全方位的发展。之后,他又被调回了黄杨木雕车间。

  名师真传独辟蹊径

  虞定良说:“当年,我哥哥进黄杨木雕厂从事人物雕刻,我则去学了石雕。石雕的特色是因材施艺,以山水花鸟为主,倚重镂雕技巧。但到了木雕厂,我就开始将石雕中的山水花鸟、动物题材及镂雕技法与黄杨木雕结合起来。”

  其实,虞定良从小就对动物雕塑特别感兴趣,小时候,他喜欢和动物亲近,他说:“小时候在捏泥人时,累了,我会趁父亲不在时捏些小动物。动物有灵性和情感,我喜欢它们的真实和纯净,并通过动物来体现人的情感和内心世界”。

  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看书很难,虞定良就会去找一些图书,看文字、图片。通过书中图片和发挥想像,他一个人捏了好多动物,如飞奔的骏马、角斗的野牛、驯良的小鹿、健壮的大熊、机灵的猴子……每一件泥塑都栩栩如生。

  1978年,虞定良在一次动物写生培训课上认识了周轻鼎教授。周轻鼎系现代雕塑家,我国动物瓷雕的奠基者。那天,面对这样的大师,虞定良创作了《奔马》泥稿,想不到周轻鼎教授转了一圈过来,停在了虞定良的泥稿前,兴奋得连声说:“捏得好,我要把它作为这次培训班的成绩带回美院去,让美院的学生们看看,一位年轻的民间艺人能做出这么好的作品。”此后,两人还成了好朋友,周轻鼎教授还经常提醒虞定良:“做动物素材,你的老师是动物,要多去接触动物,去感受、了解动物,要花毕生的精力和心血去研究再研究。”

  虞定良说,这次简短的培训让他受益终生。特别是在今后的创作中,他似乎打开了视野,灵感和创意源源不断。如1984年,他创作的黄杨木雕作品《角斗》,表现两头野牛角斗的场面,居上坡的倚地势之利,锐不可当;处下坡的拼勇猛之躯,力挽劣势。头拱角顶之间,力量的碰撞、意志的抗衡都在刹那间定格,一改黄杨木雕精巧柔美的传统风格,以硕大的造型、粗犷的刀法、豪放的气势,给人以全新的审美体验。此后,他的佳作更是频出,《父子情》《奔》《朝阳》《羊群》《吉象》《珠穆朗玛》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虞定良满怀激情地介绍《大山情》作品的创作历程。

  因材施艺巧夺天工

  虞定良先生说,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创作要尊重自然、因材施艺、顺应生命。对于这句话,他给记者讲了两个故事。如在创作《大风雄姿》作品时,他首先是从作品的材料去考虑。那是2005年前,他从福建寻到了一块树杆,树杆带两个树杈,看起来十分奇特。两个树杈扭转角度达360度,360度之后又重叠在一起,有些地方几乎断掉,只有丝丝缕缕的连接。虞定良面对这块树杆陷入了深思,他想,这是一棵树,不知经过怎样的大自然灾难之后,分开了,又顽强地“抱”在一起,这是苦难之后的重生,更是大灾之后的自救。

  这块树桩买回来后,整整放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虞定良没有想好,也不知道该创作什么样的作品,才能体现这个树桩的厚重生命。

  在一次次的思考后,虞定良把这块树桩雕琢成《大风雄姿》。作品把自然的树杈雕琢成大自然的风暴,利用每一段小树杆、树杈、藤条和细枝雕成森林里的动物——豹、森林、沟壑,以及动物一家。在自然灾害来临时,比如龙卷风、火山爆发等造型,动物们好像看到了自然灾难的来临,惊恐大叫,而小动物则紧紧偎依着母亲。其他部分,虞定良保留了原状,看上去像是台风来临的样子。作品完成了,得到了行业名家的大力好评。

  另一次虞定良得到了一块树根,看着不一样的材料,他首先是去“理解”材料。他说,材料是先天的,它们的生命比人长,像黄杨木的树根是几百上千年,每个根、藤都有生命。通过理解生命,才去人性化地创作。这块树根虞定良后来是倒过来雕,作品取名《大山情》。

  虞定良说,他创作作品,都是要经过深思熟虑,才会出泥稿,再去雕琢。好的材料来之不易,必须理解透了这个材料才能动刀。他“放”材料最长的时间是17年,不去动它。

  虞定良认为,黄杨木,是凝结着质朴的生命与自然精华的物质,具有独特的温润感。作者要发现材料的美,所谓创作是后天符合于先天。所以虞定良在创作中,会去顺应材料,而非材料顺应作者。他要用手艺来符合材料本身的愿望,而非把人为手艺强加于自然材料之上。“如果强加的话,就是把手艺和材料本身的生命分离、割裂了。”

  采访中,虞定良向记者表达了心声,他说艺术品不是自然的重复,更不是生活的再版,而是作者心中认知的幻化与物化,将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物和动物,独特展现出来,这是精神的创造。比如作品《珠穆朗玛》,初看是一座崛起的山峰,细看却是一头躬背的卧牛。这里牦牛的造型就用了夸张的手法,牦牛身上的毛拖到了地上,像雪山的融化,形象在似与不似之间,没有艺术感觉的话是做不好的。艺术形象比生活的原形更概括、更提炼、更典型,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恪守“师造化,夺天工”这一艺术规律。“师造化”必须尊重客观事物,要做到“无我”;而“夺天工”必须做到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断,关键要做到“有我”。

  传承艺术弘扬精神

  创作给虞定良带来了意外的惊喜和收获,工作之余,他也陷入了深思:接下来我要为后人做点什么?如何把传统的文化艺术传承下去?这之后,虞定良把创作和培训带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

  自2000年开始,虞定良的作品开始转向宣传环保,他说,经济发展的今天,环境保护是一个摆在大家面前的大问题,他要通过艺术作品,向世人宣传“绿水清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理念。这期间,他创作了《山歌》《大山》等系列环保题材的作品。

  2012年,他个人自费举办了一场公益夏令营。为增进海峡两岸学子的文化艺术交流,他到台北艺术学校和台湾艺术学校亲自招聘了10位三年级的艺术生来乐清,在他的工作室进行免费培训学习。

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虞定良在指导学生创作。

  这些学生来乐清的一切学习、生活费用都由虞定良个人出资。一个月时间,他与学生吃住一起,指导学生创作。每位学生在一个月内要完成两件作品,第一件是以中国的传统文化为题材;第二件是自创作品。每一天,虞定良一边手把手教学生创作,一边现场指导点评。10位学生进步很快,而且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最后20件作品一半留在虞定良的工作室供人参观,另一半作品现被台湾博物馆收藏,此事也被业界传为美谈。如今,这10位艺术生都成为了优秀的艺术家,和虞定良保持着长期联系。

  近些年来,虞定良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公益授课和培养年轻人身上。他的一个创作室位于雁荡山下振兴路旁,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层楼房。在这里,他培养了一批年轻的艺术家,如吴尧辉等。据统计,他培养的学生中,有七八位成了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为了培养年轻人,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参加国内外赛事,他个人退居幕后,作为评委参与大赛。就近些年,他担任了大大小小赛事评委达50多次,为培养年轻人作出无私的奉献。

  2017年,虞定良还在温州市工艺美术研究院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收徒仪式。这是一场沿袭我国古代传统拜师之礼的大师收徒仪式,虞定良收了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黄敏、余春洲为徒。拜师仪式由亚太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周锦云主持,福建省工艺美术学会会长、国家非遗传承人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黄宝庆和研究院院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叶萌春担任收徒仪式见证人。整个活动简洁、庄重而肃穆,让人深深体会到尊师重道、师者传承的重大意义。

作品是他绝妙的语言——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虞定良

  虞定良作品《大地》。

  如今,虞定良的作品被很多博物馆收藏。作品少了参赛,多了收藏,但见过其近些年作品的人,无不被震撼了。他雕刻的牛、马、鹿、羊栩栩如生,他构建的山、坡、峰、峦险峻峥嵘。在全国各次艺术精品展览中,观展者纷纷拍手叫绝、流连忘返,称赞虞定良的动物雕刻艺术登峰造极,巧夺天工。专家们也认为他的动物作品,夸张而不做作,刚强而不凶猛,奔放而不粗野,是力和美的具体体现,是传统与革新的高度统一。中国著名美术家吴冠中先生、著名美术评论家邓白教授等专家学者对虞定良的动物雕刻艺术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创作的作品《角斗》《大地》先后获得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优秀作品设计一等级。作品黄杨木雕《珠穆朗玛》《走进阳光》被征集为中国工艺美术珍品,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其它作品也先后在国家和省级展览30余次获奖。1988年、1989年、1993年和1994年,由中国工艺美术品进出口公司、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及轻工部等单位指派,虞定良先后4次出访日本、泰国、新加坡等国家,进行艺术交流和木雕艺术现场技艺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