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术热门资讯>跟徐克的合作曾让我特别想轻生|专访美术指导武明

跟徐克的合作曾让我特别想轻生|专访美术指导武明

织里暴乱发表于2019-07-16 12:12

  入行20多年、跟张艺谋合作了《英雄》、《十面埋伏》、《山楂树之恋》的美术指导武明,在一个雨天的周六下午,面对活动现场的几十位观众,用平静的语调说起自己在跟徐克导演合作《奇门遁甲》时,“特别想轻生”。

  那是一个对他来说特别艰难的坎儿,徐克给他前十几年的工作方式和心理承受都造成了颠覆性的改变。那个时候天特别冷,每天晚上回酒店的路上要经过一个过街天桥,武明说自己“至少印象中有过三四次想跳下去的想法”。

  后来他自己慢慢钻研心理学,发现问题的症结在于,一直以来,父亲对他的教育方式是“不要骄傲,不要自满,应该勇往直前,不要停留在某个成就上”,这种思想周而复始地影响了他40年。

  而遇到徐克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特别想得到徐克的认可,但徐克也在用父亲一样的方式来对待他,武明突然就崩溃了。“我突然找不到自己原来熟悉的那种工作方法,我对于自己产生质疑了,也就是说,我把徐克影射成我的父亲了,这导致我的挫败感非常强烈。”

  武明跟张艺谋、霍建起、侯勇等第五代导演们都合作过,他们都会比较顾及晚辈的心理承受能力,产生的更多是良性互动,在工作中也没有什么层级观念。但是徐克不会在乎这些,他只管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或许是造成落差感的症结所在。

跟徐克的合作曾让我特别想轻生|专访美术指导武明

  现场活动结束后,新片场学院对武明进行专访时谈到这个问题,他表示“还在自我修复当中”。

  美术指导是一个在电影工业中要求最高技能和最高创意的角色,与之伴随的巨大心理压力也不可小觑。

  从分镜师、现场美术、美术助理、副美术、美术、美术指导一路成长起来的武明,此次接受了新片场学院的专访,分享他一路成长的点滴和他对美术设计的看法。

  结缘:误打误撞,埋头苦干

  Q:什么时候开始对美术产生兴趣并且决定要做这一行的?

  A:我二年级就在学画画了,后来考入中央美院附中,又接着上了它的高中部,考大学时,当时有四大艺术贵族院校——工艺美院(现在的清华美院)、中央美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但我当时不想考纯的美术院校,纯绘画不想搞,只是想搞实用美术。当时有个做电影美术的老师跟我说,你去考电影学院吧,但当时我都不知道电影学院居然还有美术系。后来我考了两年,第一年全国第四,第二年全国第九,最后文化课245分算是误打误撞进去了。但是开始上课后我发现有点问题,电影美术对我来讲是一个完全生疏的领域,已经偏离纯绘画了,以前学到的那些东西完全用不上。但到了现在发现还是技多不压身,总能有用到的地方。

  Q:是怎样跟张艺谋导演结缘的?

  A:我当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大学毕业前五年能拍两部大戏。不管是什么职务,哪怕场工也好,拍完以后我就去跟管理系的同学一起开一个广告公司,去拍广告,这真是我原来最初的想法。

  后来大三找实习剧组的时候霍廷霄老师正好在拍《武士》,我被介绍进了导演组去画分镜。大四的时候,霍老师和张艺谋又合作拍《英雄》,因为当时国内没有画分镜的人,但是张艺谋导演要找这么一个人,霍老师就想起了我,我就这样去了《英雄》剧组,认识了张艺谋导演。所以大四的时候我居然就提前完成了我的五年计划,也是挺惊喜的。

  拍《英雄》的时候,在三千七百米海拔的戈壁滩上,还有高原反应,特别难受,做现场美术的时候我就拿着荆棘和戈壁滩上的大草球在那儿一个人扫了一上午,为了营造出古代战场的那种感觉嘛。当时的制片主任觉得我肯干,就这么发现了我。

  后来到了《十面埋伏》,我就做副美术了,也画分镜。之后又过了六年,张艺谋导演要做《山楂树之恋》,那个制片主任把我叫到家里,说那年我看到你在那儿扫戈壁滩就知道,这小子能成,现在你能拍张艺谋的戏了。就这样我就做了《山楂树之恋》的美术指导。

  美术行业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Q:做到美术指导这个位置后现在怎么看这个行业?

  A:我发现我们行业有五个问题。一是随行就市,大家没有统一的度量衡,总觉得我拍完一个戏就该涨价了;

  二是我们永远签的是乙方合同,永远没有话语权;

  三是很多时候我们会遇到那种,费尽波折看完景了、甚至筹备两三个月了,结果项目黄了,也没有任何报酬;

  四是资源浪费,其实每个美术师自己手里都有一大堆资料,例如哪个地方景好,哪个地方拍什么合适,可是每个美术师在去到一个新地方都得去重新看,没有共享,资源上是极大的浪费;

  第五是管理上的漏洞,我之前去找过两个特别好的管理系的同学,让他们给我做经纪人,结果他们都说不可能,第一个说我可以帮你看合同,但是我没有精力去帮你做经纪人;第二个跟我说的更直白,他说,我做的项目又不靠你美术挣钱。我一下子突然好像醒悟过来了,噢,是我不值钱。

  而且在整个工业流程里头,别看美术它很重要,但实际上别人根本看不到,对美术这个行业没有足够的重视。就像我之前说的,我越往后退,其实说明我越成功,但是我越成功,别人越看不到我。这其实是我们行当里面临的最大问题。

  Q:但是《东宫》最近的美术在网上受到了一致好评,大家都说要给美术组“加鸡腿”,最起码一部分观众是看到了。

  A:我觉得这种好评对于我来讲没有任何用处,因为没有说得到好评了,大家就知道能美术是怎么回事。我自己觉得我没有得到特别良性的反馈,行业内我也觉得没人看得懂。

  因为我同样都是给一个公司做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武媚娘传奇》,一个是《东宫》。《武媚娘传奇》我就是在做色彩,到《东宫》的时候,公司又跟我说,武明你还可以发挥你长项就去做色彩。我说不是,《东宫》我要做造型、符号。我去夸大符号,比如说豊朝是三角形的,西州是圆形的,造型元素。但是没人看懂,行业内和行业外都没有人看得懂。

  Q:《东宫》这部剧筹备了多久?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A:东宫筹备了将近半年,作为电视剧来说很长了。一般现代戏也就一两个月,古装也就三个月。八月份开拍,二三月就开始筹备了。

  最大的困难是原著小说里写的非常含糊,除了豊朝以外,丹蚩、西州、朔博这几个国家描述的全都是草原,怎么把这几个国家区分开是最大的难题。

  所以做美术阐述的时候我是这么推导的:东宫原著写的是唐朝的历史背景,我们就找到当时的地图资料,看周边几个国家的人物性格和地貌特征,把这些放到了东宫里的国家背景。

  最后就按照,丹蚩是像俄罗斯一样的战斗民族,西州是像印度、尼泊尔一样的国家,朔博就像是阿拉伯国家,这样人物性格、地貌特征、服装元素就都有了。

  Q:在美术设计上电影和电视剧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A:时间和资金。电视剧大大小小场景两百多个,拍摄周期四个月,平均下来一天就要交一个景,甚至两个景,给我的置景时间可能也就十天。但是电影同样四个月,就四十个场景,就能用更多的时间、更充足的资金去打磨细化你的想法。

  所以干习惯电影的美术去干电视剧的话,会觉得特别特别累。曾经在拍《武媚娘传奇》的时候,我跟制片人和导演产生过一次特别大的摩擦,当时差点离组。因为他们给我一个三千平米的棚,十天就让我做出来,但是按照以前我拍摄电影的方法,至少要一个半月,我好说歹说最后才给了我十三天,后来累死累活弄完了。

  成为一个合格的美术指导

  Q:美术设计是一个任务庞大的工种,场景、人物造型、镜头画面、服化道、置景、绘景、特技美术、字幕等等各类设计都需要兼顾,您关注比较多的是哪些方面?

  A:最关注的是两方面,风格和管理。我现在最要关注的是,要跟剧组和导演达成共识,也就是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确定了方向后贯彻下去,同时不要因为我的规划和管理问题导致剧组开天窗。这也是给我自己一个无形的压力,我尽量不让剧组因为美术组而耽误时间。

  而且我从执行工作一路做到创意工作,最大的感受是,我在做初级工作的时候,比如美术助理,会有一种心态觉得,哎,副美术那个工作我也能做,我也应该是那个价位。但是当我真正做到副美术的时候,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混年头就能到那个价值。别看美术指导不用拿笔画,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工作重点。所以也是希望大家不要好高骛远,做好现阶段该做的事就好了。

  Q:一般您带一个美术组大概有多少人?

  A:多的时候,比如《奇门遁甲》常备的也有25,最多有31、32个;少的时候,4-6个人。我现在基本常备的美术组是13-16个左右。

  Q:给我们的青年创作人一些建议吧,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美术指导?

  A:其实做一个好的美术指导,更应该是一个协调者和管理者的角色。比如所有时间都是可以压缩的,但是不能无限制地压缩,你可以把进景时间压缩,但是预置时间要尽量拉长,库房工作时间和案头工作时间要尽量地拉长。这样的话才能在进景后快速做好。如果不在前期做好万全的准备工作,到现场以后肯定会有问题。

  武明老师从《英雄》等电影的分镜师做起,一路从分镜师、现场美术、美术助理、副美术、美术、美术指导成长起来,对美术的各个环节都了如指掌。与此同时,他还是为数不多同时拥有电影、电视剧、网剧、广告等不同类型作品美术指导经验的人。

  新片场学院与武明老师共同推出的音频课程《电影美术通识课》正在预售特惠中,仅剩最后1天。